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走过一个甲子的108将|乒坛史话

DHS

这两年,不少乒坛前辈病逝,从张立到艾立国、郗恩庭、王志良再到郭毅萍,在介绍他们生平的时候,会提到谁是108将中的一员。不够年长的球迷甚至对有些名字都很陌生,却见很多乒坛大咖纷纷缅怀,便也知道这108将来头不小。

如果从正式“成团”算起,中国乒坛108将已经走过了整整60年。

1960年12月,也是在这样一个冬天,108名从全国选拔出来的优秀乒乓球运动员齐聚北京,进驻了工人体育场。他们有一个艰巨的任务,备战第二年春天将在北京举行的第26届世乒赛。

1959年,随着容国团在第25届世乒赛上为新中国拿回第一个世界冠军,北京也获得了第26届世乒赛的主办权。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承办世界大赛,彼时的中国还是一个少年,百废待兴之余,又赶上自然灾害,太需要一件提振士气的大事,世乒赛来得正是时候。时任国家体委主任的贺龙曾表示,一定要把北京世乒赛“办得像个样子”。

为了办好这场大赛,举国上下都动员了起来。当时的国家体委从全国青少年比赛和第一届全运会中选出了170余名乒乓球运动员,编成四个队,分别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等地集中训练,经过三次比赛,最终选出了108名运动员,组成国家集训队,在北京进行训练。

与此同时,国务院拨专款修建比赛场馆。如今繁华时尚的三里屯,当时还是北京的东郊,工人体育馆在这里破土动工。在工人体育场的球馆里训练的108将,眼看着这座专为世乒赛而修建、能容纳1.5万名观众并成为第一个登上新中国邮票的体育馆拔地而起。

108将之一的徐寅生曾经在他的回忆录里写过,国家对于这支集训队极为重视,不仅“把半个体委都搬到了乒乓球队”,而且在国家因为自然灾害而处于经济困难时期的条件下,连毛主席、周总理都带头不吃肉,与百姓同甘共苦时,集训队的生活却有着充足的物质保障——国家调来了大量食品,新鲜猪肉实在缺乏,就用罐头肉来代替。

108将在感动之余,唯有用格外刻苦的训练来回报全国人民的支持和期待。1961年4月4日,第26届世乒赛在工人体育馆拉开战幕。凭借东道主优势,108将当中的男女各32名运动员最终入选了参赛大名单,64名运动员的代表团也成为了世乒赛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强大阵容。

在这届世乒赛上,中国队第一次获得了世乒赛男团冠军,男单和女单金牌也被中国运动员留在了北京。与此同时,有了108将的强大基础以及64名参赛运动员的“人海战术”,中国队6人进入男单8强并包揽了4强,3人进入女单8强,男女双打8强中分别有4对中国组合,另外有5对组合进入混双8强。最终,中国队不但获得了三项冠军,还有四项亚军和八项季军进账。

可以说,第26届世乒赛成为了国家体育史上一次空前的胜利,从此,中国的乒乓球明星不再只有容国团一个人,王传耀、庄则栋、徐寅生、李富荣、张燮林、邱钟惠、孙梅英……他们都成了108将中脱颖而出的“尖子生”。而这108将中的更多人则回归了默默无闻的平静生活,他们有的回到基层为中国乒乓培养和输送新鲜的血液,塑造了一批又一批世界冠军;也有的继续忙碌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,用打球以外的方式为国家做着自己的贡献。

无论他们在哪里,做什么,历史都不会忘记这108个名字,正是从他们开始,中国乒乓开启了60年不衰的漫漫征程,为后来的乒乓霸业打下了最坚实的基础,“国球”的地位也由此奠定。

108将和领队、教练名单

男子:王传耀、容国团、徐寅生、李富荣、庄则栋、庄家富、胡柄权、郭仲恭、余长春、周兰荪、张燮林、李仁苏、王志良、蔡明枢、姚国治、韩志成、杜桂林、伍立人、牟宏、顾仁贤、王吉新、梁焯勋、张振海、李树森、吴宏、钟汝楷、祝定祥、何英潜、樊正光、胡道本、马金豹、邓宗仁、王家声、许国兴、郑仲贤、李光祖、郭毅萍、廖文挺、朱人龙、董庆云、王宏基、吴小明、薛伟初、屠汉刚、杨瑞华、谷天华、曹自强、陈协中、曾传强、梁玉海、苏国熙、区盛联、李联益、谭卓林、杨国腾、周午生、王伟忠、艾立国、吕嘉忠、陈佑铭、杨永盛、刘国璋

女子:邱钟惠、孙梅英、叶佩琼、胡克明、林慧卿、王健、韩玉珍、郑敏之、李赫男、仇宝琴、梁丽珍、肖洁雯、庞娴、戴佩美、杜国瑞、曹慕文、胡淑筠、王秀兰、邓竹君、熊艳霞、刘美英、石桂明、陈玉珍、刘荣琳、董树英、任振林、邵兰芳、邓惠璋、胡淑芬、陈玉华、钟友香、马光泓、何运富、韩子斌、林希孟、周美珍、张秀英、陈应美、池惠芳、戴龙珠、黄江洪、黄玉环、杨巧来、杨素芬、狄蔷华、金健兰

领队:张钧汉、阎宗坡、叶晃德、乔孟山、张伟廉

教练:梁焯辉、傅其芳、姜永宁、梁友能、王吉禄、雷永霖、钟汝楷、顾尔承、陆汉俊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永利体育注册_[信誉网站] » 走过一个甲子的108将|乒坛史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