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NBA女性经纪人:遇到很多事可被解读为羞辱 但我们可以干这行

本赛季,NBA一共有三位球员经纪人是女性。就跟女裁判、女教练、篮球运营女高管一样,在与篮球事务相关的NBA岗位上,女性的身影是非常罕见的。

这三位女性经纪人背后有怎样的故事?我们不妨听她们自己说。

丹妮尔-坎托尔在大型经纪公司SFX入职多年,起初她做的是球员代言和品牌推广营销,后来,她跟着金牌经纪人大卫-法尔克学习如何做一名经纪人。

“他是这行的先锋人物,也是他建议我转行做经纪人的。”坎托尔说。“他说希望我成为他的合作伙伴,不要只做公关营销了,要我变成研究劳资协议和工资帽问题的专家,并注册经纪人资质。如果他没这样对我说,我不确定我会真的考虑进这一行。”

她与法尔克联合代理了不少球员,在累积足够多经验后,坎托尔独自代理了马尔科姆-布罗格登。

“我要负责他的一切事务,包括每一次招募会议、自由球员协商、选秀准备和联络等等。跟马尔科姆的合作很大程度上靠的是时机,我刚好有了足够的经验和人脉,更重要的是自信。而他也相信我,他是很正派的人,我们可以说是一拍即合。”

坎托尔入行早,她也成为不少女性经纪人的榜样。杰西卡-霍尔茨就说:“(坎托尔)能力非常强,除了她之外,很多联盟办公室、在球队做高层的女性也激励了我。”

霍尔茨代理的球星包括德文-布克和卡尔-安东尼-唐斯,资深经纪人莱昂-罗斯担任尼克斯总裁之后,这些球员主动找到了她。

在大学就打过校队比赛的艾瑞卡-鲁伊斯则是一直希望成为经纪人,她也是唯一一位在NBA做经纪人的有色人种女性,她的客户包括特雷沃-阿里扎和赛斯-库里。

“当时没有人能指引我,我从小助理的角色做起,帮公司签下的第一位球员是乔丹-贝尔。后来我才知道,乔丹和他的经纪人说之所以签约CAA,就是因为我。那对我来说意味着一切,我永远都不会忘记,那给了我太多勇气。”

她们出现在赛场和商场上,总会被看作格格不入。坎托尔说,他曾跟随法尔克去看步行者比赛,并得到一位股东及妻子的陪同。结果在聊天过程中,她被当作了法尔克的女友,“我觉得受到了侮辱,我当时很震惊,因为我跟她聊的是生意。后来我觉得,应该很多人都有过这种想法。”

霍尔茨也说:“很多时候要么是男性的眼神交流,要么是他们寻求他人意见来证实我的说法的行为,让我觉得我并不属于这里。并不是说我要把这当作个人恩怨,而是的确存在一个定式思维。”

“对我们所有人来说,遇到的很多事情都可以被解读为羞辱。但如果我只在意这些,我就做不了这行了。”鲁伊斯说。

在体育界,女性大多从事商务类型的工作,比如公关、营销和客户服务。而现在即便有女性担任高管或经纪人,她们的经验和话语权都还远远不够。

在鲁伊斯看来,有色人种(不论男女)面临的问题是类似的。“他们中的太多人都想要这份工作,也有足够的能力,”

马刺助教贝基-哈蒙得到的支持,被普遍视作一种进步,但波波维奇还是太少了。“要想实现机会平等,我们需要男性的通力合作,放下眼前的刻板成见,她能胜任就是能胜任,不管那个位置传统上是不是给女性的。”霍尔茨说。

“我希望能为他人打开更多大门,告诉女性,我们是可以的,做这份工作也可以是常规。”

坎托尔则表示:“这是巨大的责任,我个人虽然宁愿保持低调,但当我意识到自己可以鼓励多少年轻女性的时候,我还是决定发出自己的声音。这是我的责任。”

作者:kewell

(责任编辑:黄宇_NS1604)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永利体育注册_[信誉网站] » NBA女性经纪人:遇到很多事可被解读为羞辱 但我们可以干这行